茄子视频app许

,最快更新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最新章节!

青花楼来了一位绝世花魁,一夜之间闻名探云城。

就连尹剑仙与少城主都为其倾心,这件事,翌日便浩浩荡荡的传开了。

最令人诧异的是,那花魁放弃了绝好的机会,没有接受尹剑仙和少城主的爱意。

有人好奇打听了一番,一个名字顿时浮现了出来。

恶通天!

恶通天是何人?

外界来的神族是也,为了同族女子,宁愿前往九死一生的凶险之地。

从这天开始,恶通天的姓名不仅在青楼之间流传,也在各家闺秀中传播了开去。

“他奶奶的,这恶通天有毛病是吧,昨日我去找我那相好,她问我会不会为了她前往瘟疫之地,我说不会,她当晚就把我赶出来了!”

“老哥,这些女人便是如此,不必在意,我看那恶通天估计是回不来了,过段时间,也不会有人记着他,不就是一个神族么,有啥了不起的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

钢琴与美女

青花楼。

今日,无数拜帖递门,都是为了见商秀雨一面,不过这些拜帖都被青花楼拒绝了,只回复商秀雨每半个月,才会露面一次,要想雅间相见,只有得到其认可为良配才可。

有人恼怒,但也是敢怒不敢言,对方毕竟连尹剑仙和少城主都拒绝过,想想这点,他们也就无话可说了。

城主府。

“我的拜帖也拒绝了?”

苏玉章眉头微皱。

杨志豪点点头,“公子,我看这女人是想故作矜持,好卖个高价。”

“不,她不是故作矜持,我看的出来,她眼中的的确确对我没有半点兴趣。”

苏玉章沉默了几息,随后缓缓摇头。

“这怎么会?公子俊美非凡,年纪轻轻便已是十一劫金身,日后成就准圣都不会太难,她区区一个青楼女子,连公子您都瞧不上?”

杨志豪有些愕然。

“此女非凡品,不过只要她还在探云城,那我就可慢慢熬制,不怕她不为所动。”

苏玉章淡笑道,语气之中,充满了自信。

“对了。”

苏玉章眉头微皱:“血鬼楼那边有没有消息传来,血鬼老妖到底要恶通天寻找什么灵材?”

“公子,根据我们探子所言,血鬼老妖要找的是‘死神鲜血’。”

杨志豪低声道。

“死神鲜血?这种污浊之血,一滴就可灭一城的瘟疫之物,会是他参悟圣者权柄的关键所在?

要真被其参悟透了,那他的手段,怕是连寻常圣者都难以抵挡。

这样吧,派人把手关卡,如果恶通天真能活着从中走出,第一时间带来见我。”

苏玉章淡淡的道。

“是。”

杨志豪微微点头。

瘟疫之地。

血鬼老妖告诉苏寒,死神鲜血会在瘟疫之地的河流之中,只要前往有河流的地方,有时候便能看见死神鲜血混在其中流淌而过,届时只要截留便可。

其还交给苏寒一个玉瓶,这玉瓶是九阶灵材打造,上面还有符文烙印,专门用来收摄死神鲜血。

对方这个算盘,怕是早就打了许久,做足了准备。

“呱~”

苏寒目光一扫,远处一棵孤零零的树上,伫立着一只巨大无比的乌鸦。

乌鸦血红色的双眼盯着苏寒,口中发出难听的叫声。

下一刻。

“叮!宿主沾染瘟疫榜第三十六‘傀命’。”

系统提示音响起。

这就中招了?

苏寒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变得有些僵硬,这种瘟疫,似乎会让人傀儡化。

要是变成傀儡,呆在这个地方那肯定必死无疑,远处的那头巨大无比的乌鸦,估计就等着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。

系统马上又给出解药提示。

但苏寒的手臂却有些不听使唤,想要配置解药,都变成了一件很难的事情。

按照这样下去,他必定会出事。

“难怪外界对这瘟疫之地避讳甚深。”

苏寒眼中闪过一抹凝重之色。

傀命的排名远远低于尸骨无存,可实际上,它的诡异之处却要强过尸骨无存。

心念一动,四大圣者权柄的力量瞬间流通身,苏寒再次恢复了行动能力,有条不紊的从系统里购买了灵材,配置了解药,吞服下去。

一只小虫子从苏寒的身上爬出,弹射到数丈远的地方,似乎想要逃跑,结果马上就变成了灰烬。

他刚刚就是被这小虫子感染了‘傀命’,而它是何时进入他的体内,苏寒却一点都没察觉到。

“呱~”

大乌鸦再次叫了一声,这一次叫声之中,似乎有些失望。

苏寒冷笑一声,直接便是一记元神飞刀。

大乌鸦一头从那孤零零的树上栽落于地,可下一刻,它的尸身却骤然化作一团黑雾,衍化出漫天的乌鸦,朝苏寒席卷而来。

苏寒第一时间祭出金身之力,在四周形成一道屏障,同时还运转着四大圣者权柄。

“叮!宿主沾染瘟疫榜排名第四十七‘噬鸦’。”

系统提示音响起。

苏寒心里出现了几个卧槽。这才刚刚进瘟疫之地没多久,就接连中招了?当时被苏玉章抓住的那位叛党金身身上只有尸骨无存,估计运气已经逆天,要不然,他起码得中个十几种瘟疫,根本不能活

着走出此地。

难怪苏玉章当时不信其去过瘟疫之地,并因此中招。

化解了噬鸦后,苏寒看了那棵老树一眼,而后绕行。

这里都是光秃秃的,这老树能在此地生长,怕也是瘟疫的一种。

苏寒没有走太远,途中又遇到了几种瘟疫,不过都是小意思,很好解决。

最难对付的,应该就是傀命了,如果当时不是圣者权柄的力量能克制它,苏寒连动手配置解药的能力都没有。

半日后。

苏寒终于看到了河流的踪迹,心中顿时松了口气,这一路走来,便是有系统护身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就怕遇到那种不讲道理的瘟疫,直接给化成血水,配置解药都来不及。

他无法确定大道不死真体对瘟疫的效果有没有重置恢复的功能,若没有,就会陷入无限循环。

“嗯?”

苏寒突然眉头一皱。河边,有一座木屋,他走近的时候,木屋里正好走出一个老太太,她看了苏寒一眼,便端着手中的木盆去河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