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杯奶茶软件app官方版下载

今天寒家林家聚餐,不但寒教授来了,就连森森也作为家庭一份子出席了,寒妈抱着他和寒教授坐在沙发上逗他,林妈在一旁说着这段时间自己偶尔带他的一些趣事,惹来笑声一片,气氛很是热络融洽。

两家人在包厢里面落座后,相互聊了些各自的近况。

寒妈在说起自己近期要在华城举办画展的计划时,有意无意地看了在和寒蔺君聊天的林进一眼。

林进坐得也不远,察觉到她的注视,也转过头来看了看。

寒妈对他笑了笑。

林进:“?”

出于礼貌,他也回笑了一下,心里却是莫名其妙,寒阿姨为啥对我笑得这么……亲切?

林羞在订包厢的时候就已经跟寒蔺君商量好了今晚餐桌上的菜式,所以他们坐了没一会儿之后,酒店就将菜逐一送上来了。

秦总亲自过来招呼的,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森森本人,夸赞了一番机灵漂亮,等两家人都上座后,便很识趣地离场了。

退出包厢的时候跟站在门外守着的服务员道:“寒总和林董两家人都在里面,要招呼好了。”

服务员:“好的,秦总。”

秦总转身正准备离开,看到迎面走来一男一女,男人穿衬衫打领带,一手提着一瓶红酒,另一手端着一个高脚杯;女的一袭及膝连衣裙,挽着男人的手,一副亲昵的模样。

清新夏天海边的一抹风景

这两人似乎是准备要去敬酒的样子,这在酒店餐厅里都很常见,他只看了一眼,怪不怪地,也没多留意,就往另一边走了。

男人——盛气凌问李悠悠:“是不是这间包厢?”

李悠悠:“对。”

盛气凌:“帮我整理下衣领。”

李悠悠便帮他把已经很整齐的衣领和领带都重新理了理,又理了理自己的连衣裙,两人都觉得完美了,才上前由李悠悠敲了敲门。

服务员:“……”

包厢内一桌人已经开吃了,一边聊着轻松的话题,一边相互招呼喝酒夹菜。

男人们喝酒的有寒蔺君林爸寒爸和寒教授,不过他们喝的酒不一样,寒蔺君和寒爸酒量都欠佳,最多只能喝三杯红酒,寒教授年纪略大,并且前几年肺炎康复后就一直在保养身体,偶尔像这样陪客也仅仅是一杯红酒,林爸以往都喝的白酒,但今天也配合另外3位,倒上了红酒。

两家妈妈也跟着凑起了热闹,她们不跟男人们喝,而是趁着热闹的氛围相互敬酒,没两口就脸上都飞起了红霞。

寒苏微齐宣风夫妻俩都不喝酒,只是笑睇着长辈们的热闹劲。

林进还没到跟长辈们喝酒的年龄,自然不会有人对他劝酒,他也乐得自顾自喝饮料,然后低头和女朋友发信息聊天。

林羞一边吃一边抱着森森,小家伙站在她腿上好奇地盯着桌上的一众长辈们,大家都在聊天没顾上理他,他就时不时哇啦啦叫几声想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。

寒蔺君听到了,偏过头来看了看,脸上没什么表情,拿起筷子蘸了蘸林羞杯中的玉米汁,凑到小家伙嘴边。

森森被这样喂过几次,知道筷子上是香甜的味道,立即就张嘴吸吮了过去,吧唧着小嘴巴,兴奋得直跺脚。

寒蔺君勾了勾唇,觉得有趣,放下筷子凑过来,有些微水汽的眸子慵懒地看着儿子,“还想要吗?”

森森挥挥小手:“哇啊啊——”想要想要~

寒蔺君坏坏地挑眉,“想要啊?就—不—给—~”

森森:“……”坏粑粑~

林羞抿着唇忍不住笑了,斜睨着难得流露出调皮之色的大男人,呲牙道:“欺负自己儿子,也好意思!”

寒蔺君手挂在她身后的椅背上,垂眸看着她,微醺的气息吹拂过来,撩得她脸颊又酥又痒。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小女人圆润的耳垂,嗓音微哑地道:“不让我欺负儿子,那我改欺负老婆,好不好?”

他靠得很近,仗着两人坐在靠下方的位置,他又背对着其他人,就这么大喇喇地逗弄着小女人,笑睇她被羞意染红了的粉嫩脸颊,没喝酒也仿若喝了般,特别地招人。

林羞红着脸推了推他的手臂,“疯啦?爸妈爷爷都在……”

他不为所动,“嗯,那又怎么样?要是介意,我们出去……”

林羞又气又羞,抬手捂住他的嘴,不让他再胡说八道。

寒蔺君轻笑出声,氤氲黑眸意有所指地紧盯着她,顾盼生辉。

林羞实在是忍受不了被他这样盯视,干脆往下袭击他大腿,狠狠地拧了一下。

“嘶——”男人倒抽口气,俊脸难得地抽了抽,靠在桌上的另一手紧握成拳,眸光蓦地变得又深又沉,还带着隐隐暗欲之色,阴测测地道:“……今天晚上别想好过~”

林羞:“……”

她好像惹毛了……他?

呜呜呜……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?

“对……”

她刚发了一个音,就听到包厢门被敲响了,不止她,一桌子的人也听到了,都安静了下来,朝着房门看去。

寒蔺君坐直身体,面色一整,沉声道:“进来。”

门被推开,盛气凌和李悠悠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。

他们本来还挺有自信的,突然见到一包厢的人都朝他们看过来,这些人里,有威严的有威严,有气势的有气势,看见他们俩皱眉的皱眉,顿时就把他们僵在了原地。

今天是寒家做东,寒妈上下打量了盛气凌一眼,包括他手里的酒和杯子,了然又新添疑惑地问道:“两位是……”

李悠悠忙上前两步,笑着道:“您好,您是寒夫人吧?我叫李悠悠,我是林羞的同学,刚才和林羞在外面遇到了,知道们两家人今晚在这里吃饭,所以特地带我丈夫过来给寒总、寒夫人敬酒的。”

盛气凌也笑着上前,道:“对对,我是凯丰公司IT部总经理,这瓶红酒是我特地让酒店送过来的店里最好的酒,献给寒总、夫人。”

他将手中的红酒递过来搁在桌上,对着桌上的寒家人逐一点头微笑,最后看向寒蔺君,满脸的谄媚之意。

寒蔺君淡淡地扫视他,缓缓将目光移到那瓶进口红酒身上:“……”

事实上,盛气凌说完之后,所有寒家人都默默地将视线移向了那瓶红酒:“……”

盛气凌和李悠悠没得到寒家人的回应,顿时就有点尴尬了,对视了一眼,不安起来。

李悠悠看向林羞,努力挤出一抹笑来,道:“林羞,那个……我们俩是来敬酒的,……”倒是帮忙开个腔啊~

林羞抿了抿唇,还真开腔了,笑笑着道:“悠悠,这怎么好意思呢?花钱从我的酒店里买了红酒,又送给我们,这是不是太奇怪了点?”

李悠悠愣了下,细想之下就囧了,还真是啊,从对方店里买酒送给对方……

夫妻俩这下被自己这没大脑做出来的事给雷了下,难怪寒家人个个都是这副表情。

李悠悠反应倒也快,忙又将红酒拿在手里,急急地道:“那……那我们就用这瓶酒敬寒总和夫人吧,那个……开瓶器有吗?”

开瓶器自然是有的,但林羞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,好意地道:“别开啦,这瓶酒可不便宜呢,我们也有红酒,就用我们的吧。”

她示意寒蔺君将桌上的红酒取过来。

寒蔺君睨了她一眼,伸手取了那瓶还剩一半的酒过来,起身慢悠悠道:“上次见过一面,不过忘了的名字,”俯身问林羞,“姓什么?”

林羞小声道:“盛总。”

寒蔺君将红酒向前递,淡淡地道:“盛总是吧?我敬。”

盛气凌有些懵,不是他来敬酒的吗?怎么就变成寒总敬他了?

忙道:“不敢不敢,我敬寒总才是!”

寒蔺君勾了勾唇角,道:“那瓶酒挺贵的,盛总既然买了,那就带回家慢慢品尝吧,我们这里有开了瓶的,盛总也可以尝尝。”

他们的酒是从家里带过来的,档次自然很不一般,那品牌普通人见了都不认识,就算撇开品牌不谈,让京华寒总亲自倒酒还敬酒,一般人哪里受得起,盛气凌瞬间就感觉自己腿软了,忙趋前弯腰递上酒杯承酒,“不敢当不敢当……”

李悠悠也是懂得这一点的,脸都僵白了,捧着手里的红酒几乎瑟瑟发抖。

寒家人个个沉默不语地看着寒蔺君这少见的主动行为,原先有人不解,但随后注意到他的神色,瞬间明白了,也就坐等看好戏。

按照倒红酒的惯例,寒蔺君给他斟了三分之一杯便放下酒瓶,端起了自己那杯,碰了碰桌面,偏头看向盛气凌,“我敬盛总,随意。”

也没和对方碰杯,直接仰头便抿了口。

盛气凌见他已经喝了,也不敢推辞,立即就仰头将杯中酒一口饮尽。

李悠悠推推他的手臂,他咽下酒转头看去,李悠悠小声道:“寒总说随意……”

盛气凌:“……”

已经喝完了怎么办?桌上还有其他人没敬呢,总不能再让寒总将酒瓶给他……

他看了看李悠悠手里的红酒,正想让她去开酒,就听寒蔺君幽幽地开口了:“盛总敬过酒了,是不是应该离开了?”

盛气凌愣了下,什么?这就要请他离开了吗?不行啊,他来的目的何止敬酒这么简单?

盛气凌忙道:“寒总,我过来其实是因为我们公司想要和贵司合作,今天已经将项目策划递交过去了,不知道寒总是否有接收到……”

寒蔺君已经放下了酒杯,双手插兜看着他道:“今晚是我们自家人私人聚餐,谢绝谈公事。项目策划既然已经递过来了,盛经理等着消息就是,又特地跑这一趟,有意义吗?”

盛气凌不敢直视他有些凛人的目光,咽口口水,战战兢兢地道:“我……我只是想知道是否有哪里让寒总不满意的,希望寒总能给点意见……”

寒蔺君似笑非笑地勾唇道:“哦,就是要点意见这么简单?盛总还是第一位……借着敬酒的名义来向我索要意见的人,那我是不是要因为敬酒了,就不得不给出这个意见呢?我—不—给—行—不—行?”

林羞:“……”不好意思,我们家寒总又调皮了……

盛气凌有些傻眼,他不确定寒蔺君这话说得到底是开玩笑还是嘲讽。

据说京华老总跟人谈生意时,若是他想要,那气势是绝对能让对方胆寒发颤的。

实际上他现在就已经有些发颤了。

不仅有些后悔自己干嘛这么沉不住气跑过来“敬酒”……

“我……”

寒蔺君不等他说话,低头拿起了桌上的手机,道:“等着啊,我给我助理打个电话,问问看是否真有们公司的策划案——叫什么公司来着?”

盛气凌忙道:“凯丰公司。”

寒蔺君拨打了任助理的电话,没两下就被接起来了,他也不等对方问话,劈头就问:“任助理,立即去查一下,是否有一家叫凯丰的公司今天给我们IT部发了合作项目策划过来。”

那头的任助理听得一愣,关于这家公司,寒总前几天不是已经交代过要给推了吗?

他正想应,张了张嘴还没开口呢,就听寒蔺君又道:“有吗?哦,那就按照公司规章制度办吧……公司的规章制度还有疑问?‘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’,懂了?”

任助理:“……”

所以其实寒总这通电话打来根本就不需要他说话是吧?听着就对了。

寒蔺君:“啧……信号不好吗?应句话!”

任助理咳了咳,忙道:“是,知道了,寒总。”

“嗯,”寒蔺君满意地点头,“就这样,挂了。”

任助理简直莫名其妙。

寒蔺君放下手机,唇角讥诮地看向盛气凌,“听到了?已经交代下去了,该怎么做,我公司里的人自会安排好。”

盛气凌忙道:“是是是,感谢寒总的安排。”

寒蔺君掀了掀眼皮,凉凉地问:“那——们可以走了吗?”

盛气凌:“呃……”

寒蔺君一字一顿地道:“—打—扰—到—我—们—一—家—人—用—餐—了!”

盛气凌顿时浑身一个激灵:“是!我们马上离开!”

抖了抖手,慌忙拉着李悠悠往后退,边退边鞠躬道:“打扰各位寒总,寒夫人了,改天再拜访,再见,再见……”

直到出了包厢门,将门关上后,盛气凌才吐出了自己那口一直梗在喉间的气,这才发现他不但手在抖,踏马的身都在抖……

李悠悠也后怕不已,问道:“我们……成功了吗?”

盛气凌:“敬酒?算……成功了吧……”

李悠悠:“那的策划案呢?”

盛气凌:“……”

他也不知道,策划案算成功了吗?

服务员:“……”

包厢内,寒爸刚才一直没说话,等人走了才皱着眉头问儿子:“怎么回事?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寒蔺君用筷子蘸玉米汁喂儿子,漫不经心地道:“无足轻重的人而已。”

这一顿聚餐,一直吃到晚上九点半才结束。

然后就是安排回家的事情了。

林家人好解决,林进没喝酒,他直接送父母回去就行。

寒教授也有些微的醉意了,寒妈担心他独自一人回学校会不安,便提出让他到他们公寓住一晚,来时寒爸寒妈是坐林羞车来的,回去的时候想想齐宣风的越野车更宽敞,便一起往那辆车坐了。

停车场内,两家人道别后,林妈觑着空儿拉着林羞到一旁道:“婆婆什么时候又出国啊?”

林羞:“大概在国内待半个月吧。”

林妈:“那到时候安排一下,在她出国前,我们家请他们家吃饭。”

林羞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林妈若有所思道:“那啥……小寒平时谈生意都这样吗?”

林羞眨眨眼:“嗯?”

林妈:“算了,当我没说。”

林羞:“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