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在线观看播放

莫弘义知道言瑾说的也有道理,可自古以来,秘籍都没有外传的道理。若是外头的宗门也学了这些东西,日后强大起来,来打自己,那岂不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?

莫弘义将自己的忧虑告诉了言瑾,言瑾笑着道:“师兄说的也没错,可是师兄觉得,真的藏得住吗?”

莫弘义怔了一下。

言瑾又道:“咱们万不能闭关锁宗不出,总得与外界交流的。只要有交流,师兄能保证咱们的书不被偷不被抢不被骗吗?

“若是偷了抢了骗了,这书也依旧流出去了。且确定是流到了与我们不合的宗门手中,对我们更是百害而无一利。

“且到时候,那些偷了咱们抢了咱们骗了咱们的人还要笑话咱们,说师兄这个掌门不行,说我们归元宗不行,连本书都护不住。

“与其如此,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送与我们交好的势力,本着诚挚交流的精神,告诉那些与我们交好的宗门或是势力,我们坦坦荡荡,毫无保留。

“这样一来,也能拉拢人心,他们日后强大了,也能成为咱们的帮手。至于师兄说的,怕别人学完这些来打我们,我们有帮手了,还怕有人来打吗?”

莫弘义听完,觉得甚是道理,可依旧道:“若是有人居心叵测,过河拆桥呢?”

言瑾笑了笑:“有何可惧?若真有这样的人,我便一人前去,灭他满门。到时杀鸡儆猴,我看谁敢再跟归元宗玩龌龊。”

莫弘义长大了嘴巴,一脸呆滞的看着言瑾,半晌后才道:“你这么大口气,跟谁学的。你以前不是挺怂的吗?”

言瑾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。

清纯美女原野高清唯美写真

以前是怂,那是因为以前她什么都不会,什么都不懂。

如今她不会再怂了,她一个满级boss,怕这些新手村小怪干什么?

自从她对自己的身份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后,她就越来越有信心了。她在春洲都把汪不辞给揍趴了,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在什么程度。

“虽然我还是担心,但你说的话,我素来都信。”莫弘义看到她这么自信的笑容,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:“具体要怎么做,你告诉我吧。”

言瑾听他答应,笑着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莫弘义,两人在屋里说了许久,等言瑾出来,上课都已经迟到了。

三天过后,第一套书全部印完,莫弘义翻了翻书,派人把书送去言瑾那里,让她检查一下有没有错处。

言瑾这会儿正在授业堂上课,来送书的弟子没找着人,白若琳便帮着她收了下来。听说是归元宗的新教材,白若琳便好奇的翻了两页。

没想到这一翻,便陷入其中,白若琳孜孜不倦的看着,直到言瑾上完课回来,她这才不好意思的把书放下。

“对不起,言妹妹。我……”白若琳红着脸,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解释,满心的愧疚。

她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是最不礼貌的,身为一个外人,偷看别人的教科书,还被抓了个正着。

言瑾却丝毫没有生气,反而笑着问她:“看了可有什么想法?”

白若琳:“???”

言瑾见她没听懂,换了种说法:“与我之前教授的那些相比,这书里的内容,可有让人长进的地方?”

白若琳以为这些书都是言瑾新撰的,赶忙点头道:“自然有!有许多呢!比如这里,还有这里。”

白若琳一边忙乱的翻着书,一边指给言瑾看:“这些都是我闻所未闻的东西,可你这一写出来,立刻点破了我多年的疑惑。”

言瑾笑道:“你觉得有收益?”

白若琳狂点头:“收益极大!”

言瑾:“那便送你了。”

白若琳懵了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她一下看言瑾,一下低头看书,结结巴巴的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。

送她?归元宗的本门秘籍就这么送她了?是送一本还是一整套啊?

言瑾微微一笑:“无非是一些经验的总结罢了,我若不说,迟早也会有人悟出来。与其让敌人悟出来,倒不如分享给自己的朋友,你说是不是?”

白若琳眼眶微红的看着言瑾,她觉得自己都快哭了。

难怪以父亲的身份,还能与言妹妹成为忘年交,自己提出留下,父亲也毫不犹豫就答应了。

这样的人,确实值得他们白夜城结交,她以真心待人,白夜城又怎能不以真心回报?

不过……

“什么敌人?有人想对归元宗下手吗?”白若琳抹了把眼睛,紧张兮兮的问。

言瑾噗呲一下笑了出来:“白姐姐,如今归元宗不过是个小破宗门,在四大陆并不出名,怎么会有敌人?”

白若琳两眼迷惑:“那你方才说什么敌人朋友的……”

言瑾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的意思是,我迟早会让归元宗壮大,到那时,[男人 ]必然会有人看宗门眼红,要与我们为敌。”

白若琳恍然大悟,她想了想,认真的对言瑾道:“别人怎么样我不管,只要我白夜城还在一天,便永远是归元宗的朋友!还有,你给我的书,我一定会好好保管,不会让它落到坏人的手里。”

言瑾笑着在白若琳跟前坐下,摸了摸她的头发:“白姐姐,我们谁也管不住别人的坏心,但我更不想看见你将这书藏起来。给你的东西,也是给白夜城的东西。这书你拿回去给你父亲,他会做下最正确的决定的。”

白若琳出神了半天,最后郑重的点了下头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!”

言瑾低头翻了下书:“这套书我还要看看,有没有印刷错漏的地方。你等几日可好?”

白若琳又好奇的凑了过来:“言妹妹,印刷是什么意思?”

言瑾笑了笑,指着书问:“你没觉得这上头的字,看着都一模一样吗?”

白若琳一阵狂点头:“对啊对啊,我方才还在感慨,归元宗的弟子写字真是工谨。”

言瑾哈哈笑了起来,便把活版印刷也告诉了白若琳,最后她道:“这书传阅起来,还不知要花多少时间。只需按着我这法子,印刷个几百本也只要两三天罢了。”